88必发娱乐官网,88必发娱乐城,88必发娱乐场

当前位置:主页 > 日报 > 小事 · 旧日的盛装

小事 · 旧日的盛装

导读:欢迎来到日报频道,这里为您提供了小事 · 旧日的盛装的文章介绍,* * *男人们穿西装不拘身份不拘场合骑车也穿跑路也穿大概是觉得之前亏欠了太多必须弥补回来* * *过去有个词,叫“盛装”,例如“大街小巷张灯结彩,人们都穿上了节日...

* * *

男人们穿西装

不拘身份不拘场合

骑车也穿跑路也穿

大概是觉得之前亏欠了太多

必须弥补回来

* * *

过去有个词,叫“盛装”,例如“大街小巷张灯结彩,人们都穿上了节日的盛装。”这个词现在年轻人一定会想多,以为我们从前生活非常气派,还有专门为节日置办的盛装,平常收起来不穿,有相宜的场合才穿,像西人之谓夜礼服。然而真辛酸,我们那时“盛装”,其实也就是我们最好的那件衣裳,每个人自己都知道是哪件衣裳,因为没别的,就那一件,连二选一都不支持。平常不穿并不是不必穿,而是活活忍着不穿。我幼年时还目睹过楼上一位孃孃,她一件橘红的上海羊毛衫,因长年舍不得穿,放在箱子里终于蛀坏,抖开一看襟上竟有三个洞,洞大到衣不蔽体,整个下午孃孃哭得伤心欲绝,的惨剧。

所以那时我看《飘》,根本不要看斯佳丽落难后多么坚韧多么勤奋,而是看她做闺女时轻浮娇俏地挑衣裳:明天要参加烤肉野宴得穿节日的盛装,淡紫色的细棉布条纹裙路子不对,配粉红饰带的玫瑰红薄裙穿过了,泡泡袖花边领的黑羽绸缎裙显老,其余五颜六色都不适合,最终选定“12 码细纱布浅绿色花枝的薄裙”。——每次掩卷,良久不能回到现实,因为都要一一在脑子里试穿一遍。

对好衣服的渴望决不只有我,我记得我爸那时也艳羡电影里谁谁的一套套“银灰色西装”,“藏青色西装”,和“浅棕色麻花呢子西装”。他带我去看《爱德华大夫》,那么跌宕起伏的故事,那么扑朔迷离的案情,他看完一句正经影评没有,只告诉我妈——派克那一身真是笔挺笔挺。说这话那会儿,我爸还没有西装,只有几件没形没状的褂子,说不好是夹克还是正装,至于色彩,更浑沌一身谈不上色彩。倒是他穿得最多的那件长到膝盖的工作服,还五彩缤纷的,因为他从事美术,工作服上长年蹭着染着各种颜料,红黄紫绿一辈子都洗不脱。

我爸早先倒穿过好衣裳。家里有一张他 1947 年春天拍的照片,在虹口公园的草地。上边穿圆领毛衣,下边一条毛料的西装短裤,隐隐的两条裤刀,光着腿儿,脚蹬长颈毛袜小皮鞋。胳膊夹着一个皮球,头发必是抹了凡士林膏子,黏呼呼油蜡蜡撇到脑后。脸上的表情是烦透了,被大人摆弄得。这张照片据说还在他们弄堂口的照相馆里摆过一阵,还获了什么三等奖。弄堂因此都赞那一身行头“交关——”,也赞他是衣裳架子 ,5 岁的小衣裳架子。黑白照片,看不出衣裳配色怎样,但看那灰色的轻重,参差对照是谐调的。我问他,服装哪来的?他道,我们小时候一般穿长衫,棉袍,西式衣裤不常穿,但家里兄弟姊妹人人都还有两身三身。

那时候上海人很骑墙,表面上对“小开”这种人讽刺挖苦,撇清与这个阶级的关系,但打扮孩子却不由自主地要照着“小开”打扮,可见内心还是向往的,对那个阶级的审美尤其是五体投地的。

后来我爸大学毕业分配到四川工作,家里都吓住了,19 世纪六十年代,上海人认为上海以外都是茫茫荒野人迹罕至,奶奶听说“地处西南边陲”更吓得睡不着觉,以为我爸从此要在冰天雪地里苦苦求生了,因连夜给我爸做袄子。袄子我见过,中式的,深蓝色布面,盘扣,里面蓄着一种叫驼绒的材料。听说奶奶当时有这样一番话:西装大衣么好看归好看,真冷起来么还是不灵的,关键时刻还是棉袄保得住,好不好看也看谁穿,石挥孙道临穿起来怎么样对吧,你自己讲好了。

我看《十八春》看得动感情,不光为了曼桢世钧,落泪还落在一些边边角角的琐屑上。有一节讲上海的深秋寒夜,叔惠母亲在堂屋里给去内地念书的几个孩子赶制冬衣,棉花努力地蓄进去,想尽快寄出,因为怕他们那边冷得早。我看到这里总觉得叔惠母亲就是我奶奶,靠着我老家堂屋的藤椅,在堂灯的白玻璃罩子下,做的就是这件驼绒的中式棉衣。

有次快过年的时候,我妈在柜子顶上找被服,这件棉衣被腾挪下来摊在床上,我好奇非要试试,结果我爸刚给我披上,我就差点趴下,原来重得跟打湿了一样,驼绒这种材料也太厚实了,像穿了一座柔软的山。

“那个时候也真不懂,其实成都冬天哪有上海冷啊?我妈慌成那样了。”我爸说。是的,成都冬天远没有上海冷,然而有一种冷是你妈觉得你冷啊。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成都男人开始穿西装了,里面白衬衣扎进裤腰,拴一条鲜艳的领带,袖子上的商标万万不肯剪,为了上面的一行外国字。说实话,我们四川男人穿西装不容易出色,因为身高的问题,穿起来上身还匀停,下面腿子却往往结束得太早,多出来的那截裤筒一般人考究的就裁掉,前卫的就卷起来。

真是狂热啊,男人们穿西装,不拘身份不拘场合,骑车也穿跑路也穿,不知道睡觉穿不穿,总之连季节冷暖都不顾了。大概是觉得之前亏欠了太多,必须弥补回来。一时乃至满大街都是卖西装的店铺。劳动人民文化宫一带最潮,有的铺子昨天还卖油盐干杂呢,今天就打出“穿出风度 穿出气质”的招牌了。

然而那时候按我爸的讲法,成都怎么可能买到西装呢?——上海人你真是拿他没办法了,我再偏袒我爸也不得不承认,上海人你真是拿他没办法了,衣裳只认上海那几条马路上的几家百货公司,其余一概不认。假使自己不能亲临购买,辗转托请也要得到。我爸曾在家信里叮嘱他姐妹,“有价廉物美的西装可以考虑代买一套,以灰色、藏青色为佳。此地西装也称上海西装,其实来历不明,我看产地多在深圳广州等地。”这段话基本是原貌,记得清楚是因为当时姑妈们笑死了,说你爸怎么古色古香的。

果然那年过年前寄来了一套,完全按照我爸的要求,在华联商厦买的,浅灰色,笔挺笔挺。大年三十晚上,我爸端端方方地穿起来,配了一根红蓝条纹的窄领带,皮鞋也锃亮,又梳了头,戴着金边眼镜,他人高而且清瘦,总体确实“穿出风度 穿出气质”了。我妈看了很满意,说“你爸穿西装好看,体型适合。”我虽然刚上初中,但良心已经发育好了,我爸身材哪里好啦?就是瘦,肩膀那么窄。我妈辩道:“窄才好看啊!宽肩膀真蠢,衣服都撑坏了。”真是没理可讲。

我爸在屋子里来回来去走了几趟,困兽似的。“锦衣夜行。”他笑道,“不行了,我要下楼去走一走,不然白穿了。——你要不要一道下去?”他问我妈。哪知道我妈立场变得很快,刚刚还维护他呢,现在已经有敌对情绪了:“我下去做什么?我又没有新衣裳。别人问起来你怎么说?说我们家就你一个人过年?”我爸挨了呲噔却展颜一笑,大概他一直心里鬼鬼祟祟的,现在说明了反倒松快。

“好好好,我叫她们给你买羊毛衫总可以了吧?羊毛衫羊毛衫你就认羊毛衫。”我爸说。羊毛衫确有奇效,我妈听了马上就撇嘴笑了。她把垃圾递给我爸说好吧你下楼吧。

成都冬天不算冷,三十晚上仍有人出来走动。我们家所在的院子挺大,二三百人绝对有。刚才还听见一大伙人在楼下拜年寒暄,相约放炮。我以为我爸这一趟要去半天了吧,鲜衣怒马展示一番,还要各种逊谢各种谦让,还要答疑解惑。可五分钟都不到他就回来了。原来忽然之间底下一个人都没有了,我爸绕着院子走了一大圈,居然谁也没碰上。黑灯瞎火地还差点绊在台阶上。

“人都到哪去了?!”他冒火。

我妈笑得要昏倒,“你去传达室借下喇叭吧?说立刻全体结合,都到院子里来,你要讲话——像日本鬼子那样?”

小事 · 旧日的盛装—此文由日报频道从互联网上收集整理或网友提供!
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88必发娱乐官网《小事 · 旧日的盛装》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热点新闻 - 88必发娱乐城 - 88必发娱乐城热点 - 娱乐新闻 - 科技新闻 - 汽车新闻 - 热点人物 -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88必发娱乐场或由网友提供,如有侵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将尽快处理。联系邮箱:kulianw@